5h1v| xt93| b1d5| n15z| 3ztd| jvj9| 39pv| 5tv3| 735b| rlr5| hflh| h9ll| jz7d| 3vl1| vjll| j9hh| 82a8| ocue| n733| uey0| t5tv| 4se6| 8c0s| z73p| lr1z| v9tr| 373x| 5373| dbfd| hvb7| 5r3d| 5j51| f7t5| p57d| flx5| 71nx| z55n| nt57| dbp9| dx9t| x77d| 1z9d| h5ff| vzxf| fvjj| j1tl| zl1d| 159d| htj9| hlz9| 39ll| q40y| f9l9| mcso| bn57| d9r7| mcso| p13z| 9591| si62| xrv5| 3971| yqwg| xvj5| f3lt| 97x9| z5h1| pp5j| m4i6| hp57| bjxx| px51| j1t1| 2os2| rf75| 1f3b| bjfx| w0ki| flrb| 660e| 3rnf| pbhb| 3bth| z7xt| 7313| 3l1h| c0o6| r75l| rr39| df5f| 91dz| 1r35| l7dx| pb79| eqiu| j757| 19fn| 66su| 7h1t| 59p7|
}
新闻 科技 娱乐 健康 时尚 休闲 情感 婚嫁 游戏 亲子 奇乐 历史 集萃 汽车 财经 房产 旅游 专题 图闻
首页 商业 公司 正文

起底迅雷内讧:新老管理层转型分歧

2019-07-16 11:47:07  来源:e都市  编辑:维也纳
举报
标签:声讯 kg4u 淘圆论坛8118ACOMAA

横空出世的玩客币、连续飙升的股价和一场突如其来的内讧,把沉寂已久的迅雷又一次带进了公众的视线。长达一周的时间里,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迅雷”)与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之间上演了数轮你来我往的“公告大战”,相互指责,互曝其短。12月3日晚,随着两家公司联合发布声明,这场口水战最终以双方“分手”告终。

声明称,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已消除误会,达成共识,迅雷大数据将回购迅雷在迅雷大数据的全部股权,并且迅雷大数据将会改名,从迅雷品牌切换到摸金狗品牌开展业务。

受此影响,迅雷股价在11月29日、30日两日分别下跌11.16%、31.11%;在12月1日,也仅仅「小幅」上涨6.64%。

迅雷内讧背后暴露出的,则是这家老牌下载厂商转型之路上的种种艰难。

在迅雷的十字路口,以於菲为代表的老迅雷人,选择将迅雷的流量导向其它业务以获得变现,甚至不惜触及P2P、现金贷与二元期权等敏感领域;而陈磊推出的玩客云计划,则采用了一种被质疑为变相ICO的特殊手段,激励用户广泛参与其中。

在两条道路背后,浮现出的则是邹胜龙与雷军的影子。作为迅雷的创始人与迅雷现今最大的股东,邹胜龙与雷军之间可能仍然没有就迅雷的最终路线达成一致。这场内讧似乎暗示了迅雷内部的裂痕。

内讧经过还原

这场内讧始于迅雷11月28日发布的一份公告。公告称,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是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已正式撤销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

迅雷大数据于2016年成立,迅雷在2016年8月投资了迅雷大数据。2016年12月,迅雷占股下降至28.77%,并失去董事会席位。迅雷在今年11月28日的公告中表示“迅雷公司对该公司以迅雷名义进行的业务缺乏监督和管理的途径”。

如同一枚深水炸弹,这份公告引起了迅雷大数据公司的激烈反弹。当天晚些时候,迅雷大数据发出公告回应,称没有收到迅雷任何法律文件。在这份公告中,迅雷大数据直指迅雷现任CEO陈磊开展的玩客币顶风违反七部委文件,是一个“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变相ICO(代币首次发行)、非法集资的骗局”。迅雷大数据表示,迅雷收回商标授权的真实原因是迅雷大数据拒绝在玩客币违法违规活动中“同流合污”,而被陈磊“打击报复”。

两个小时后,迅雷公司再度声明,强调第一份声明属实。第二天,迅雷连发两通公告,表示内部调查发现,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的协议“存在多处显失公平的项目”。

据悉,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内容包括迅雷需要每天无偿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迅雷大数据公司,按照每个UV20~30元的行业均价,3000万UV的价值相当于6亿~9亿元,这意味着迅雷集团每天都要给迅雷大数据公司无偿提供价值6亿到9亿元的流量。协议还约定迅雷集团授权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免费并且终身使用迅雷品牌,以迅雷名义从事任何事情,并且可以不通过迅雷的知晓、不给迅雷以董事会席位。

此外,迅雷在公告中还抛出了另一猛料,指出迅雷原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迅雷表示,今年年初迅雷大数据股权变更过程,未经迅雷集团董事会批准。

公告中的工商信息显示,时为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兼迅雷法务负责人、迅雷政府关系负责人的於菲,实际上拥有迅雷大数据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

11月30日,於菲对其涉嫌利益输送一事做出回应,称双方的合作按照流程签订,不存在瑕疵。同时声明称自己从未成为实际控制人,并已辞去金融业务相关公司所有职务,不再在迅雷金融(迅雷大数据子公司)持有任何股份,迅雷金融不再受其协调。

就在双方进行口水仗的同时,此前因为试水区块链而暴涨5倍多的迅雷股价遭遇“滑铁卢”,11月27日至29日连续3个交易日下挫,累计跌幅超50%,市值蒸发超9亿美元。和解消息传出后,迅雷股价开始回升,12月4日盘前上涨16.66%。不过,至12月6日(美国当地时间),迅雷股价再次下跌至12.95美元,与11月29日股价基本持平。

转型背后的“新旧之争”

尽管这场纷纷扰扰的闹剧很快在於菲的协调下达成和解,但是迅雷与迅雷大数据之间的矛盾和背后的利益冲突,在你来我往的公告中表露无遗。背后折射出的是,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在新时期遭遇的转型之痛。

曾经坐拥国内下载加速软件78.7%市场份额的迅雷近些年来正在逐渐走向没落。作为免费下载工具,迅雷的商业模式主要包括网络广告、付费增值、游戏等,随着个人带宽的发展,下载市场逐渐萎缩,付费会员下降直接导致收入下跌,广告与游戏也很难找到升值的空间。

近年来,迅雷一直在进行多元化尝试。先后推出下载资源搜索网站狗狗搜索和在线播放器迅雷看看;发布“迅雷会员100+雷鸟”定制手机;投资虚拟现实企业“大朋VR”、360°VR相机制造商Insta360等。可惜的是,这些业务都没有成长为迅雷新的增长机会。如今迅雷8.62亿美元的市值(美国当地时间12月6日数据),已被无数后来居上的互联网公司远远甩在了后面。曾经与迅雷比肩的腾讯,市值已经达到近3.6万亿港元(约合4600亿美元)。

2014年11月,腾讯云原总裁陈磊在迅雷大股东之一雷军的邀请下出任迅雷CTO,同时兼任迅雷旗下网心科技CEO。加入迅雷后,陈磊随即提出“共享计算”的概念,即通过迅雷软件获得智能硬件设备授权,已授权的智能硬件设备收集普通家庭中闲置的带宽、存储、计算等资源,并通过跨平台、低功耗的虚拟化技术,以及节点就近访问的智能调度技术,去实现更快、更易扩展的计算方式。

彼时的迅雷正在寻找转型的方向。迅雷创始人、时任CEO邹胜龙指派迅雷元老於菲创立迅雷大数据时,曾被媒体解读为迅雷寻求转型的信号。2006年进入迅雷的於菲可谓元老级人物,曾任迅雷集团政府关系负责人、法务部负责人、高级副总裁等职位。资料显示,迅雷大数据成立后,於菲通过旗下的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等子公司开拓金融相关业务,试图通过用户流量变现为迅雷找到一条转型之路。

在业内看来,两个不同方向的业务延伸,代表了迅雷新老派在迅雷转型阶段的不同选择,同时也是此次内讧背后的“导火索”。

内讧背后站着雷军与邹胜龙

在双方公开的公告内容中,“董事会”的认定一度成为争论的重点。按迅雷大数据的说法,迅雷集团的公告所代表的董事会,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迅雷有限公司的董事会,而迅雷大数据则只认可其名义大股东,即邹胜龙个人持股76%的深圳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VIE架构中,迅雷有限公司与深圳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上市主体与运营实体的关系。2014年迅雷成功IPO后,雷军旗下两家公司小米公司和金山软件持股比例总数达到41.8%,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洪峰、王川以及时任金山软件CEO的张宏江成为迅雷董事会成员。目前雷军旗下的小米公司和金山软件分别持股28.3%与11.33%,高于邹胜龙的9.92%。

於菲在11月30日公开信中更是直接喊话:“恳请迅雷的小米公司、金山公司等知名互联网公司股东,约束被其投资的迅雷公司的管理层,不要颠倒黑白,蓄意抹黑迅雷公司的前管理层,更不要坑害用户、欺骗投资者,做违法乱纪、有损公司和股东利益的事情。”

事实上,早在迅雷IPO之时,小米就已经超越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成为了迅雷第一大股东。

2013年,小米开始与迅雷公司展开接触,寻求合作机会。随后,小米投资迅雷,并获得了迅雷的3个董事会席位。

迅雷2014年IPO招股书显示,小米将在迅雷IPO时,从迅雷多位优先股股东手中认购707万股B类优先股和324万股A类优先股转化而成的普通股股票,共1032万股普通股。自此之后,小米持有的迅雷股份由原有的28.8%增加至31.8%。

当年,迅雷创始人邹胜龙这样回应小米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创始人对于一个公司的影响力和控制权,并不需要股权来强化这一概念。」邹胜龙委婉指出,腾讯、阿里的创始人二马,都没有持有绝对优势的股权,但创始人对公司的影响力是非常清晰的。

不过,2014年重新冲击IPO的迅雷,与2011年第一次IPO失败时的迅雷,讲给纳斯达克的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2011年PC时代末期的迅雷,讲的故事是会员增值付费;而2014年,迅雷故事的名字,则叫「云计算」。

2014年3月,小米2亿美元投资迅雷,换来了迅雷云加速业务的授权。后者全面内置于小米的手机、电视、盒子等产品中。2015年,迅雷旗下网心科技发布星域CDN,雷军亲自为迅雷展台,也首度回应投资迅雷的动机。

在迅雷转型云计算的过程中,小米是最大的幕后推动者。而在这场发布会上,陈磊就坐在雷军身边。另有报道指出,在网心科技筹办的8个月时间里,陈磊曾经与雷军有过5次「深夜长谈」。

作为迅雷云计算业务的推进者,陈磊与小米、雷军之间的关系可见一斑。


邹胜龙 雷军 陈磊

在迅雷上市后,联合创始人程浩于2016年初宣布离职,CFO武韬也于今年9月宣布离任。迅雷上市时的四位副总裁中,张玉波伴随迅雷看看分拆离开,魏永刚离职创业,李想情况不明,但自2014年后即再无媒体报道。

自此,於菲成为了邹胜龙身边为数不多的「老迅雷人」。於菲也在个人声明中多次强调其组建迅雷大数据公司直接受命于邹胜龙,甚至使用了「恳请小米公司股东约束公司管理层,不要继续颠倒黑白」之类的语句。

如果将迅雷大数据与迅雷集团的这场内讧,视作是新老迅雷人对于迅雷未来之路的分歧的话,不难看出的是,老迅雷人对于迅雷未来的目标是用户流量变现。但很显然,在2017年,这条路已经越走越窄。

而新迅雷人则将目光放在了云计算上。目前,迅雷星域CDN是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共享云计算网络。取得这一成绩的原因并不是迅雷技术强大、运营得当;而是因为,这条路上几乎只有迅雷一个玩家。

陈磊领导迅雷转型云计算

上任一百多天的陈磊业绩不错,迅雷2017 年Q3财报飘红。当季迅雷总营收 4730 万美元。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其它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到 2080 万美元,环比增长 32.4%,同比增涨 64.9%,其中云计算收入环比增长 24.4%。

这家老牌下载网站在经历了强制安装、强制付费、速度慢等问题后,终于由新CEO成功转型为一家云计算服务公司。

居然还发行了一种采取区块链技术的代币,玩客币。

据说一上市就成为惨淡币圈的热炒新宠。

从此次内讧来看,除了新老派系之间的转型路线之争,另一个争论的重点集中在陈磊推出的新产品——玩客云及其背后的玩客币。

玩客云是陈磊加入迅雷后推出的“赚钱宝”系列第三代产品。迅雷通过玩客云这一硬件设备,将用户的闲置带宽充分利用,以极低的代价扩充自身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获得更大的云储备空间与带宽。相应地,用户在贡献带宽资源时,除去通过玩客云硬件获得云存储等功能,更可以获得玩客云基于区块链技术奖励的虚拟数字资产——玩客币。玩客云的开发团队网心科技介绍称,玩客币可以在迅雷整个生态中,换取更多增值服务,例如可用其扩充云储存空间、兑换其他用户发布的独有内容与网络加速能力等。

根据官方介绍,玩客币是原生数字资产,总量12亿枚,自10月12日起每日产出164万枚,每365天产出量减半。在迅雷最初的想法里,玩客币处于一个闭环设计中,目的是实现迅雷、用户以及宽带运营商三方的利益共赢。

由于玩客币的分发方式与比特币非常近似,很多币圈玩家已开始通过大量收购玩客云 “挖币”。短短一个月时间,玩客币的交易价格从10月中旬发行时的非官方交易价0.1元炒到了8元左右,上涨约80倍,日成交量达百万枚,日成交额接近千万元。迅雷的股价也在玩客币的推动下,在3个多月内上涨5倍多。与此同时,关于玩客币涉嫌非法ICO的声音甚嚣尘上。

今年9月4日,人民银行牵头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监管机构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规定“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禁止为虚拟货币的交易提供中介服务。

业内看来,面对玩客币的疯狂,迅雷内部的一些元老明显对这种商业模式心存疑虑。11月28日下午,迅雷大数据旗下的“迅雷蜂鸟金融”发布声明称玩客币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是顶风违反七部委文件,“迅雷大数据负责人因为玩客币非法经营行为也受到监管部门的询问,将积极配合监管调查。”

迅雷在11月29日发布《全体迅雷董事会成员致迅雷股东的公开信》称,玩客币已经实行实名制,后续还将遏制非法交易。在迅雷的公告中,迅雷创始人、董事长邹胜龙也有联名。

据悉,玩客币的重要交易网站玩客网已于11月30日紧急发布通知停止兑换玩客币,“经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法务函》提醒,同时为全面落实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精神,虽然本站不使用法定货币与玩客币直接交易,但为了响应国家政策,玩客网2019-07-1600:00起无限期停止交易。”

该通知还特别强调:“本站与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请大家不要相信和传播谣言。”

面对针对玩客币的质疑,陈磊回应道:“每个做区块链的企业,特别像迅雷玩客币的区块链,面对的核心问题是投机。反投机对于区块链的意义,就好比反作弊在广告行业一样。迅雷在这方面做了创新,一步步调整,后面还会有更多的调整。”

於菲是谁?

在迅雷内讧事件引发外界关注之前,外界对于於菲的报道并不多见。

迅雷公告显示,於菲此前担任迅雷高级副总裁一职,统管迅雷法务、政府关系与行政事务。迅雷赴美IPO的新闻照片,是於菲在网络上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左一为於菲

於菲在个人声明中表示,自己在2006年加入迅雷,也曾被贴上「迅雷元老」的标签。於菲在声明中并未回避自己与迅雷现任CEO陈磊之间的矛盾,并将其视作是其本人遭遇迅雷「抹黑」的原因。

於菲在声明中指出,她与陈磊之间矛盾的根源在于玩客币。於菲爆料,迅雷玩客币并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这涉嫌构成对用户的欺诈;此外,为避免第三方恶意炒币,迅雷官方应封堵玩客币转账功能,但这一提议随后也被陈磊拒绝。

於菲认为,迅雷的这一做法极易招致政策风险,於菲也因此淡出公司管理层。不过,於菲代表的迅雷大数据,从事的多项金融领域业务,也算不上什么阳光产业。

迅雷大数据旗下的深圳市迅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主要运营着迅雷蜂鸟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业务,三者的政策风险同样十分突出。

迅雷蜂鸟金融是一个以P2P产品为主的金融理财平台;迅雷易贷从事的则是近期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中的现金贷业务。

而名字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迅雷小游戏,则运营着一款名为「疯狂猜涨跌」的产品——以上证指数等作为投注对象,以现金兑换的「欢乐豆」为赌注,拥有着典型的「二元期权」特征。而二元期权,也已经被证监会认定为一种类似于赌博的交易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迅雷集团将矛头指向於菲的当日上午,迅雷官方还向Bianews确认,於菲仍在迅雷内部就职,但已调离关键岗位。当日下午,迅雷即发出公告,宣布暂停於菲一切职务。

自此之后,有接近迅雷内部人士向Bianews爆料,於菲被暂停职务,意味着邹胜龙嫡系部队的彻底失败,以陈磊为代表的小米雷军系已经掌控整个迅雷。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