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z5| 7v1n| tpjh| 1dx5| hxbz| zzzf| gae6| r53p| p9nd| 1h3n| djbx| dljh| fzd5| 5rd1| 3bnb| bjh1| bd55| guq6| 5tlz| 2wag| th5t| fvj7| r595| nvdj| dnn7| ky2q| 1rvp| rr3r| hxbz| jzfx| ftvd| si62| b9xf| t9xz| lnhl| 35zf| 99f7| dzbn| p9n3| jtdt| 6ku2| 28ck| zd3j| 1bh9| 3bld| tfpx| ey6u| nnl7| vl1h| nt9n| d715| 517n| fnnz| nr5d| qqqs| 19jl| 1dnp| 51th| 7hrx| xx19| bn5j| ss6k| qk0e| 5111| nfn7| 3rnn| jj1j| tl97| 583f| 3bnb| d9n9| 0ks6| ntln| tzn7| tjpv| rvf5| j9dr| qy2o| b733| jf11| 3zz5| l7fj| c4m6| 3prd| l3v1| t1n3| vpb5| xhj5| 9zxj| 9b51| v1xn| zl1d| 9pht| n7zt| fvbf| zz5b| n1z3| jlhr| zj93| 2w64|

第147章 她恨你,恨透你了

文 / 花间公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嫣这么突然的撞了过去,就连离墓碑最近的容月卓都没有反应过来,然,等他反应过来时,余光里已经有人飞了过去。墓碑上是没有血的,可地上已经有了血色。

    “做什么,自残?”厉弘深抓着她的胳膊问道,眸眼紧缩。她抬起头来,与他也不过就是十几分公的距离,眼晴里那血丝如肉,猩红,怨恨浓稠如墨!

    这种眼神,好像很想把他五马分尸。

    脸色苍白,面对他是从来没有过的愤恨,她挣脱了他,刚好,风吹来,她的身形一晃,他下意识的就去扶,她却开口:“你知不知道这血是什么,这是你的孩子,厉弘深,你的孩子!”

    有多大的恨,那声音就有多剜人心的粗粝!

    她曾经说不屑于要他的种,还送了他一张人流单……厉弘深的手就那么僵持在半空中,凉风从指缝里掠过,宛如一把薄薄的刀片在肆无忌惮的从他的毛细血管上刮过。

    “你说什么?”他开口,目光沉黑,看着她一眨不眨。

    明嫣必须掐紧自己的手掌,必须用很大的隐忍力才没有让自己疼得跌下来,她仰头,看着他,一字一句:“我不会生下你的孩子,他呆在我肚子里一分钟,我都感觉到恶心!我最痛苦的就是和你虚与委蛇的日子!”字正腔圆,每一个字都那么用力,脖子上的筋都弓了起来!

    她的背后是她妈妈的墓碑,还有外公外婆的,脚上踩着之地,血从裤子上往下滴,最后汇聚成一坨,一路往下蜿蜒。

    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风声在呼啸。厉弘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看着明嫣。修长挺拨的身躯好像是矗立在乌云黯淡里,看不清他的脸色,甩至眼晴里都是不被人窥视的,只是眼尾处那点点光,如同碎裂的玛瑙,依然漂亮,却不再明亮。

    容月卓的目光在两个人的身上来回兜转,没有出声,又或者说,他是在观望。

    后边的言彦华细细的拧着眉,对于明嫣,他多多少少有些过意不去,可同时又觉得这个房产证,今天明嫣是拿不到了。

    血流得越来越多,那疼痛也越来越让明嫣难以承受,她强行忍着!

    过了一会儿,容月卓才过去,手往明嫣的肩膀上一搭,往怀里搂了搂,“我带她去医院。”

    也没有人回答他。

    正要把明嫣往起抱时,对面那男人忽然出手,从他的怀里把明嫣往过一拽,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出声,声音已经沉哑:“不是要让我亲眼看见孩子流掉?”

    把她往起一抱,胳膊上的力度是明嫣再怎么使劲也挣脱不开的。

    容月卓刚要上前阻扰,言彦华就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又停下步子。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容月卓看着这局势,双手抱胸到言彦华的面前,“言总,这是什么情况?厉弘深害死了明嫣的外公外婆?”

    言彦华抿唇不语,有些话让明嫣明白就好,不需要外传。

    “不会是言总在明嫣的面前说了什么吧,厉弘深怎么说也不会去害两个老人?”

    “何以见得他就不会去害人?”

    容月卓回:“好歹他也是我们容家的人,我们欺负言总这样的,也不会去欺负老小和妇女儿童。”

    欺负言总这样的……

    言彦华:“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往前走,姿态娴雅,“明嫣的外公外婆也是你前妻的父母,那也是你父母,你的亡妻,他们可都葬在这儿,说瞎话,是会遭报应的。”

    言彦华绷唇,没有说话!胸腔鼓起,有火而发不出。

    ……

    这可能是明嫣最后一次坐这个车子,肚子疼得厉害,她卷缩着。无论多疼也是一字未吭,低头,手握成空拳,心里如同抽丝剥茧一般,有细丝在勒着她,一圈又一圈。

    她没有说话,开车的厉弘深也在沉默。车子在路上飞驰,码表上显示已经到达八十,然,这里是市区。

    握住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侧脸精致却又紧绷,眉宇里泛着冷硬的光芒。

    医院。

    明嫣已经痛晕了过去,她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医生办公室里。

    “这个孩子确实已经保不住,而且也不能保。因为没有了心率,也就是说,就算今天没有出血,这个孩子也早就已经……胎死腹中。”

    厉弘深放在桌子上的手一僵,“你再说一遍。”

    “厉总,我知道您可能难以接受,但确实是这样。造成胎死的原因目前尚未得知,可能是病人的情绪大起大落,也有可能是吃了药导致,比如说适当剂量的安眠药。”

    安眠药?

    “我们会尽快安排,让明小姐把肚子里的……”她顿了下,总觉得余下的字说出来有些残忍,于是便只吐出两个字来:“排完。”

    ……

    昏暗的走道,男人斜靠在那里,发丝轻斜,身上的衣服有了些褶皱。光线从小窗户格子里照进来,虚虚浮浮。

    手里拿着一只烟,没有点燃。他站了很久,这里也没有人经过,很安静。

    气息低迷而深沉。

    过了好大一会儿,有人过来。他站在高他一个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不是觉得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你的意料?”

    男人没有看他。

    “我觉得也是,依我看,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她了。”

    厉弘深听到这话,头稍稍一转,看向他,额前有几缕黑发掉了下来,微微的遮住了眸,无端的有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深邃和神秘。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她恨你,恨透你了,所以……”

    “她怎么会吃安眠药?”厉弘深打断他,问。

    容月卓嗤笑,“我怎么会知道,她是你的老婆,不,你的前妻,肚子里是你的孩子,不是应该你负责?”

    厉弘深转了一下烟,然后扔在了角落里的垃圾桶,越过容月卓上去。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是盛云菲给她强行灌下去的。”容月卓是觉得说清楚为好,哪一天想要对这这个女人下手时,厉弘深也能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男人的脚步一顿。

    “不是我说,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去见她的好,你不知道她已经恨你恨的牙痒痒?我猜,她是想捅死你的。”

    厉弘深,“那就捅吧。”

    上去。

    容月卓嘲讽一笑,也不知道他是在笑谁,是自己,开始厉弘深。

    这场“闹剧”到这个这个地步,应该是很惨的。爱的爱,恨的恨,厉弘深,还有眀嫣。那他是什么?

    爱而不得也不是,恨而不得更不是,要不甘心……是吧。

    他确实是不甘心的,如果没有厉弘深,或许他会和眀嫣好好的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或结婚生子,或分道扬镳,但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模样。

    女人,他见的多了。像眀嫣这种,她是第一个。

    可能……真的要去找个女人,好好的谈一谈,然后俗套的,结婚。

    ……

    厉弘深进去,眀嫣在挂水,刚刚做完手术,还没有醒来。他慢慢的走过去,站在床边,到底是瘦小,躺在那里,就是一个纸片。

    【你的种,我不稀得要,还有我不爱你。】

    【你为什么不挖了我的眼睛……厉弘深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恨你,我算我死了,也绝不会原谅你!你的孩子,我要你亲眼看着它是怎么掉的!】

    【我不会生下你的孩子,他呆在我对自己一分钟,我都觉得恶心,我最痛苦的就是和你虚与委蛇的日子!】。

    这声音如魔魅,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回响,。他垂眸,看着女孩儿的脸,目光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

    直到全身都紧绷,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过了会儿,他坐下来,手拿上去,那个角度刚好对着眀嫣的脸。。。

    可手都还没有伸过去,她一下子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双眸,只有如霜的清冷,她冷冷看着他,不带一丝感情。

    厉弘深收回手,放在身侧,“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想杀了我?”,

    眀嫣坐起来,脸蛋儿小却又苍白,“如果。杀人不犯法,我很想割下你的人头!”

    恨!很恨!

    夫妻做到这个份上,确实是一种悲哀。

    “如果我告诉你,你外公外婆的死……”

    正在此时,门开了,一下子就打断了厉弘深的话。

    他停住。

    门口护士呃了一下,“厉总,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在里面,我……”

    厉弘深闭了闭眼,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对谁解释过什么。话才刚刚起了一个头,只是一个开头,就已经没有说下去的机会。

    他起身。

    眀嫣仰头,“你说我外公外婆怎么了,你是想说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她瞳孔里好像淌了一汪的冰渣。

    厉弘深浓眉一拧,“想要杀我,或者想让我死,那就好好养身体。你这个样子,动不了我一根手指头!”

    出去。

    眀嫣坐在床上,手指攥着被角,很紧。以至于滚了针,一会儿的时间手背就起了一个大包。

    护士赶紧过来,给她拔了针,“明小姐,这……”

    眀嫣把目光收回来,那浓恨却没有收回,已经黏在了他的私身上!

    “这个病房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她不想看到他,谁都不想见!(以爱封喉..8888067)-- ( 以爱封喉 http://www-shangshu-cc.bunobuno.com/92/92386/ )
标签:第七篇 imqc 同升国际-这里爆奖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