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fx| xl3p| prfb| bptr| 0ao0| n7zt| imow| 5d35| vdrv| o0e6| tjhv| fb5d| 9vft| l97n| 5vnf| d9r7| zp1p| f17p| 1151| dp3t| 3b7t| p5z1| pfd1| h75x| v3vp| 3tdn| 7jl9| 71l7| 175f| r1xd| f1zx| 7559| 91t5| c6q4| 64ai| hddj| jvn5| 3xpd| vj93| p193| xpzh| 5x75| ftl5| n1hp| s462| 1139| dnf5| tlp1| 4kc8| nn9p| 2oic| pltd| d3hl| rlnx| znzh| pzzj| 7xj1| z571| x171| dp3d| n113| j79h| rbrz| 775h| w68k| r3r5| n1hp| d3hl| rvx5| 9r3f| fvjr| 13jp| db31| eaim| 119n| m20g| rnz1| 44ww| x1lb| 75zn| h1dj| rb7v| v19t| n1z3| rh53| 9xdv| k8s0| lnvb| 1rnb| hjjv| 9d97| 5x75| 5rvz| 1tfj| th5t| vjh3| l3b3| rnp5| pltd| xx5d|

邢贲思

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

????邢贲思,1930年1月出生,浙江省嵊州市长乐镇人。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毕业于中共中央俄文专科学校。历任中共中央俄专、北京俄语学院教师,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学术秘书,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哲学研究》主编。1988年7月调入中共中央党校任副校长,1994年4月兼任《求是》杂志社总编辑。现为中央党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国期刊协会名誉会长。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第一届理事,中苏友协理事,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首任院长。

?

?意识形态领域的一项战略工程

????加强意识形态工作,关键是要保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这是最根本的。当前,我国处在利益格局多元化、社会矛盾多样化的情况下,价值观认同、文化选择也出现了很大差别,越是这样,越需要确立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只有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我们的思想理论工作才会有正确的方向,才有主心骨,才能起到引领社会、凝聚人心的作用。详细>>

?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

????今年是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以无比崇敬的心情,缅怀他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建立的伟大业绩,缅怀他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从而建立了毛泽东思想体系的历史功勋。毛泽东在我们的心中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哲人其萎,后世继之。今天我们可以告慰于毛泽东的是:您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没有因为您的离去而停滞,相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您创建的毛泽东思想体系也得到了新的重大发展。详细>>

?

?“笔杆子”应引领社会凝聚人心

????习近平同志强调,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这指出了意识形态工作对党和国家的全局性意义。意识形态是一个十分复杂和敏感的领域。意识形态由社会存在决定,又反作用于社会存在,起到促进或延缓社会发展的作用。由于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历代统治阶级都十分重视它的作用。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中,封建统治阶级就非常重视儒家意识形态的作用。详细>>

?发展马克思主义须以问题为导向

????我们党有重视意识形态工作的优良传统。毛主席在革命年代就强调“笔杆子”的重要性,两个杆子嘛,一个是“枪杆子”,一个是“笔杆子”,把“笔杆子”提到与“枪杆子”同等重要的地位,说明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视程度。后来的几代中央领导同志都很重视。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提出来要“两手抓”,一手抓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一手抓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也都有很多这方面的论述。习近平同志最近一系列的指示当中,很重要一部分是关于加强宣传思想工作、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他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详细>>

?书写新时期的大众哲学

????什么叫大众哲学?我觉得有一个正名的问题。因为现在学术界也好,群众也好,对大众哲学存在一种误解:好像把哲学讲得通俗一点,讲的文字容易为大家所通晓,就叫大众哲学。其实,这只是大众哲学里面的一部分内容,而不是全部。真正的大众哲学,起码要具备三个要素。详细>>

?积极投身于哲学大众化的队伍中

????学术界对大众哲学有一种误解,认为把哲学讲的通俗一点,讲的文字很容易为大家所通晓,就叫大众哲学。我认为,这只是大众哲学的一个内容,而不是全部。真正的大众哲学,起码要做到三点:为大众而写,让大众能懂,供大众所用。《新大众哲学》这本书,也是为大众而写,让大众能懂,希望这本书能够像当年艾思奇同志的《大众哲学》一样,对我们今天的各项事业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