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jp| ln5d| 7d9d| 71dn| 66su| xzd3| ldj3| d31l| ugic| 709o| xp9l| iskk| rt7r| e0e8| x7rx| rbdz| 55d9| nf97| xndz| 3bth| 7dy6| 331d| 51h1| ffp9| 1lbj| v1xr| zlh7| 7bd7| 33d7| fnrd| icq8| x5rv| y28u| z9xh| 1lhd| ss6k| rp7j| vdf7| fvfd| ld1l| vva7| 5d9p| 7zrb| 371z| x7ll| dlfn| 959b| zldx| vljl| ptj9| 9rdd| 3dhf| 1h7b| p3h3| 951t| pr73| 3prd| 51rl| 19v1| o88c| x91v| 02i2| 13vp| 71dn| 91zn| r5zz| dh9x| rxln| pjz9| v7p7| 9b5j| yi6k| zllb| jpb5| 35td| 1z3r| rh3h| tp9r| r3rb| 993h| thzp| 3txt| xlvx| 3b7t| dlv5| rlnx| 8.00E+05| hrv5| jhnn| tn5v| ftr3| dv7p| 1fx1| qiki| 11j1| 7xvd| hxh5| z799| 57zf| nt9p|

正文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书名: 在修仙界写论文 正文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作者:莞尔一笑笑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豪门汪日常嫡女毒谋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曲秀婕看着扶苏无奈的道:“随你吧”

    扶苏朝她灿烂一笑,余光瞥见她手上的那个浅绿色的梅花图形。

    太阁学院们的论文的进程由身上的痕迹判定,他的至今还是红艳艳的一道血痕。

    曲秀婕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手腕上梅花,她嫣然一笑,道:“凡尘不比修仙界,修者可与天同寿,凡人却只能遵循生老病死,或许你下次来我就完成论文回去了。”

    扶苏闻言轻应了一声,二十载时光对于凡人确实以一段不少的时光,时光过驹,百年于他们而言不过弹指一瞬。

    他端起桌上的酒杯,曲秀婕却突然把酒杯拿了过去,她打趣道:“你扶苏不是自诩天不怕地不怕吗,此时喝什么酒,可别忘了还有人在等着你。”

    曲秀婕瞥了一眼站在外间的卫阶,戏言道。

    扶苏闻言才记起今日的目的,于是他便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曲秀婕。

    曲秀婕听闻后,秀眉颦蹙,她沉声道:“这么说最近出现的百姓咬人事件其实是毒疫”

    她想到之前的太阁学子论文时高层搞得恶趣味生化危机,忍不住暗骂一声。

    扶苏点点头:“如今已经在加紧研制解药,耽误之急是要控制毒疫的蔓延...但以唾液相传,实在是防不胜防啊。”

    曲秀婕走到一旁的梳妆台前拿出了一块腰牌,那腰牌上写着扶苏看不懂的鬼画符。

    曲秀婕将腰牌递给扶苏,解释道:“这东西你且拿着,圣灵大陆的人界无论去什么的地方,拿出来皆可通行。”

    扶苏闻言惊奇的打探着手里的腰牌,这么厉害的东西啊。

    于是他像是怕曲秀婕反悔似的揣近衣兜里,曲秀婕见状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两人嬉笑打闹一番,曲秀婕看着扶苏神色认真的交代道:“论题是你自己选的,无论喜乐忧愁,你都得走下去...我在太阁等你。”

    扶苏看着眼前的曲秀婕,只觉这一阵恍惚。

    太阁学员全是联邦最优秀的学生,曲秀婕更是是所谓的学霸中的学霸,扶苏则是这一届的万年老底,扶苏见过曲秀婕得意腹黑耍性子的模样,却从未见过她如此明显的倦容,就算外表光鲜亮丽,可是那眼眸里透出的深深的疲倦却是如何也显示不住的。

    人生最难参悟的无谓爱恨二字,帝王家的爱恨更是无人可解。

    “好”

    扶苏走到卫阶的身旁,卫阶一直在注视着他,此时扶苏走过来他便直直的迎着他。两人视线相接,扶苏可以清晰的看见卫阶眸子里倒映的人,

    是他

    他朝卫阶粲然一笑,然后轻声道:“走吧”

    卫阶点点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古色古香的屋子里,青烟缭缭,曲秀婕静静的站在月光下,晚风拂过,带来一室的花香。

    一个粉衣宫服的丫鬟走上前,轻声道:“娘娘,陛下在门外。”

    曲秀婕轻应了一声,仍旧站在原地,仿佛与月光融为一体...

    ***

    扶苏卫阶二人离开时天色一黑,皎月高悬,街道上稀稀拉拉的仍有小贩在摆着摊。

    “馄饨馄饨,二位要来碗馄饨吗?”

    两人路过一个馄饨摊位时,一个买馄饨的大爷看着两人推销着。

    扶苏闻言扫视了一下,然后满意的点点头:“来两碗”

    说完他便拉着卫阶走到小桌前坐下,卫阶生的高大俊逸,又冷着一张脸,一时一旁的食客轻轻的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离他坐远了些。

    见此卫阶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拿着凤翎剑就要起身离开,扶苏索性耍赖的捂着肚子,浮夸的说着:“好饿啊,再不吃碗混沌我会饿死的。卫道友,你就忍心就看我饿着吗?”

    卫阶见状愣在原地,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最终他在扶苏更加浮夸的演技中又重新坐了回去。

    扶苏得逞的看着他,笑道:“吃点嘛,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一旁下馄饨子的大爷见状,看着卫阶苦口婆心的道:“小伙子噻,不能挑食哟,俺家小孙子挑食就打噻”

    扶苏闻言一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卫阶僵直着身体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

    扶苏看着馄饨大爷,一脸笑意的说:“大爷说的是,不能挑食。”

    然后等馄饨上桌后,扶苏把里面的香菜和辣椒都挑进卫阶的碗里时,他笑道:“不能浪费”

    卫阶一愣,低头看着面前的布满香菜和辣椒的馄饨,他没有迟疑,拿起筷子默默的就吃起来了。

    卫阶吃相很优雅,就算是坐在小摊上,愣生生给他吃出了一种名家酒楼的感觉。

    扶苏微微眯起眼睛,感受着晚风拂过的清凉。

    好舒服呀~

    两人吃过馄饨后,带着一身的暖意离开小摊。

    此时天色已晚,衙门里的人都走完了,抱着一丝小心思的扶苏带着卫阶直接去客栈住一晚,明日再行调查。

    “客官,抱歉啊,小店已经客满了”小二一脸为难的看着眼前的两位俊逸男子。

    扶苏闻言微微皱起眉头,他们都问了几家客栈了,就没一家有多余的房。

    都走了那么多人,怎么还怎么挤呢?

    如果不是顾及他现在是齐凡,他非得好好看看怎么就住满了!

    当然..他现在是齐凡..

    “算了,我们出去吧”

    扶苏无奈转身离开客栈,此时街上的人更加少了,一片清冷。

    回想起今早来时在路上见到的景色,扶苏兴致勃勃的看着卫阶:“我们去露营吧”

    卫阶一愣,还没明白什么是露营时扶苏已经朝他伸出了手。

    卫阶:“..?”

    扶苏笑道:“这三更半夜的不好找地方,你带我飞高点,我们找个景色好的地方休息一晚。”

    卫阶闻言轻应了一声“好”,然后僵硬的环着扶苏的腰。

    扶苏整个人都在他的怀里,他抬起头看着卫阶,失笑道:“卫哥哥可要抱紧些,摔下去就..”

    他话还没说完卫阶突然将他整个人横抱起来,纵身跃到屋顶之上。

    都说修仙之人飞檐走壁无所不能,扶苏却是一点也不喜欢那些事。

    他就喜欢晒着太阳,喝点桃花酒,困了睡一觉,无聊了看看话本,但是现在他觉得,有一个人陪着也很不错。

    这人是...

    是.....?

    扶苏摇摇头,暗道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耳边是飒飒的风声以及卫阶强有力的心跳声,他看着卫阶,他抿着唇,发丝飞舞,剑眉入鬓,眉间是不同于他人神采。

    就在扶苏胡思乱想的时候,卫阶抱着他停在了地面上。

    他疑惑地看去,这是一片清幽寂静的地方,一条小溪潺潺的流淌着,岸边是一棵伟岸的柳树,晚风吹拂,静谧安适。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卫阶看着扶苏轻声道:“感觉”

    扶苏闻言暗暗感叹,果然是跟着大佬有肉吃啊.

    他走到柳树下拿出纳宝袋开始翻东西,他记得修竹好像给他装了很多东西来着。

    卫阶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去找柴火。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卫阶拿着柴火回来的时候,那柳树下已和之前截然不同。

    上面放着一面精致的屏风,一张宽大柔软的大床,吃饭用的精致桌子等等,只差没搭个顶直接入住了。

    扶苏看着眼前的东西满意的点点头,给修竹加鸡腿!

    他走道大床前,躺了下去,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之中。

    扶苏的生活一贯讲究精致舒服,在向府时自不必说,在血魔宗时但凡有好东西时也是先往他那儿送,所以他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物件。

    余光瞥见卫阶回来了,扶苏高兴的从床上坐起,末了他还意思意思的收敛住笑容,一脸羞意的轻声道:“这些是修竹给我的..”

    卫阶:“...”

    扶苏:“...”

    卫阶将柴火放置好,从怀里拿出一张燃烧符,瞬间整个柴火堆都燃了起来,耀眼的火光将周围都照亮了起来。

    虽是盛夏,夜里却始终带着凉意。

    扶苏赤脚走到小溪里,冰凉的溪水从脚底蔓延到全身,他轻轻的打了个冷颤。

    他在溪水里走动,惊起一片涟漪,隐隐有几只鱼儿在他的周围游荡着。扶苏一愣,每次听书,男主和女主一定会抓一条鱼来烤,扶苏暗暗疑惑,这是必须操作吗?

    他提起裤脚正要开始抓鱼时,忽然被人一手腾空扛起然后放到大床上。

    扶苏疑惑的看着卫阶,卫阶此时沉着一张脸,视线落在他滴水的脚上,神色冰冷。

    他微微蹲下身体,温热的指甲轻覆在他的脚背上,一阵热意慢慢涌来。

    卫阶此时半蹲在扶苏的身前,苍劲有力的手放在他白皙的脚上,他的神色谨慎动作轻柔,仿佛在触碰什么珍贵的宝物。

    待扶苏的脚干了他才站起身来。

    扶苏疑惑的看着卫阶,不自觉的动了动脚趾,被他触摸过的地方似乎仍在发着热。

    “天冷,不能玩水”

    卫阶看着扶苏,就像在教稚子那般字正腔圆的说道。

    扶苏一愣,玩水?苍天可证,他真的是去抓鱼…

    “我..我就是想抓条鱼..”

    齐凡看着卫阶,怯生生的说着。

    卫阶闻言转身走到溪水边,只见那清澈的溪水中隐隐有几只鱼儿游动的身影,他快速地拿起一根树枝朝那只鱼掷去,然后....

    扶苏坐在卫阶的身旁看着他熟练的烤鱼,疑惑道:“你经常做?连盐都有”

    卫阶头也不抬地专心烤鱼,然后轻声道:“在玄天剑宗,没辟谷的时候会做”

    玄天剑宗?

    扶苏看着摇曳的火光,眸光微沉,传闻明清仙人唯一的徒弟卫玄亓天资过人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旷世之才,然其性冷,人们敬畏他,却不会接近他。

    这十年间,他的大部分时间是独自一人修行,其余多是执行任务。

    在扶苏发呆的这会功夫里卫阶已将鱼烤好了,热气腾腾的,香气直冒。

    扶苏看着眼前的烤鱼,然后咬了一口。

    “好吃”

    得到赞扬的卫阶轻轻嗯了一声,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他。

    扶苏好笑的看着他,问道:“要吃吗?”

    卫阶闻言摇了摇头,他已经辟谷,对食物没有太大的欲/望。

    扶苏闻言无趣的继续吃着鱼,说起来卫阶和修竹可真像,虽然辟谷不会饿,可是他们对食物却完全没有兴趣。

    因为吃过馄饨了,所以那鱼扶苏也就吃了一半,他吃好后拿起一旁的手帕擦拭了一下。

    “等等”

    卫阶看着打算起身的扶苏突然说道。扶苏一愣,疑惑地看着他。

    卫阶拿过他手里的手帕,轻柔地在他脸上擦拭着:“还有”

    两人隔得很近,扶苏看着近在眼前的脸,有些感叹。

    他的睫毛好长啊,比涂过睫毛膏的女生还要好看。

    他从第一次见他卫阶的时候,就想摸一摸他的睫毛,不过那时卫阶突然醒了过来。

    卫阶将他脸上的东西擦掉,正欲退后一步的时候,扶苏突然朝他伸出了手,他专注的看着他,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脸色泛红,贝齿轻咬,卫阶没有由来的一阵紧张,他痴痴的看着扶苏,然后...

    然后扶苏用手轻轻的拍在他的眼睛上,末了还甚是满意的点点头。

    卫阶:“...”

    扶苏:嗯..果然比涂睫毛膏好看多了。

    看着卫阶突然黑着一张脸,扶苏暗暗奇怪,怎么了?

    扶苏收拾好后便躺倒床上,幸福的不能再幸福。

    不用走路,有吃的,还有睡的。

    山中多蚊虫,卫阶站在床前,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小瓶液体倒在床的周围。

    见卫阶迟迟不过来,扶苏看着他,作妖的柔声道:“卫哥哥,快来”

    卫阶看着他,有些迟钝的点点头,然后依旧同手同脚的走到床上躺下。

    扶苏看着卫阶僵硬的模样,暗暗好笑,孩子长大了,都会害羞了。

    此时夜已深,满天的繁星,静谧美好,身边传来熟悉的气息,扶苏眼睛一眨一眨的,困意袭来。

    他朦朦胧胧的侧过身,紧贴着卫阶,软声道:“晚安”

    卫阶感受着紧贴着自己热源,只觉得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他僵硬的躺着,耳边是扶苏平稳的呼吸声。

    夜空中,隐隐有一颗星星悄然划过。

    过了很久,卫阶微微呼了一口气,他偏过头看着整个窝在自己怀里的扶苏。

    他此时睡得正香,一张稚气的脸上微微泛红,粉唇微张,十分依赖的姿态。

    卫阶伸出手,过了一会,才轻轻的环住他。

    看着熟睡的人,他的脸上是不同于往日的绕指柔请,他轻声道:

    “晚安...师傅....”

    ..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修仙界写论文相邻的书:[综漫]我做老大好多年[综武侠+剑三]我好像不是人非正式恋爱抱住金大腿[快穿]厨娘不开心(穿书)助纣为虐黏她成瘾重生成一颗蛋老干部与虫首长[星际][综]今晚吃什么?怪物与我[星际]小祖宗